叫什么大概无所谓

文字之外,回到生活里修行

从前只是认同 而如今在爱里修行 更加懂得

文艺社:

睡前故事:







三月,我期待的那种阳光依旧未出现。午休前把厚厚的窗帘拉上,屋子里黑黑的,然后安静地睡了个午觉。起床后,傻傻地不知该干点什么,便翻起了素黑这本《在爱中修行》。




书里都是关于爱。以前,我也写过太多关于爱的文字,可它们终究没有带我走入想要的生活。但其中有个故事,至今印象深刻。 




在好友空间看到一篇名为《我想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》的文章,大意是说作者在两年前听自己母亲说:“这世界上所谓真爱是不存在的,只要你不讨厌他,就应该试着去交往。”于是作者按照母亲的说法去尝试,开始了频繁的相亲,只要对方表现出兴趣,条件尚可,她都会去试着交往。 




作者对其中一段感情进行了详细的描述。男人长相一般,聪明上进,学历工作都很好,作者在明知毫无男女基本吸引力的情况下,接受了男孩子,认真的交往了起来。归结交往的原因,作者说母亲的教诲起到了70%的作用,而自己的虚荣心则起到了30%的作用,男人确实很费心的在追求她,这种高度的关注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 




文章看到这里,我便有了主观的臆测,认为这种关系勉强还是可以把日子过起走的,至少男人很在乎她。之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,一度认为只要不讨厌对方,自己又拥有爱的能力,跟谁在一起都一样,慢慢的经营着小日子,关系中的两人应该还是可以得到幸福的。 




作者把故事娓娓道来,最后谈到了两人之间最大的问题,便是她的身体无法接受这男人。他们可以聊天聊得很开心,牵手走在路上很愉悦,但接吻,包括半年后开始上床,每一次都让作者觉得特别恶心,事后也完全没有美好的感觉。 




他们在一起时,大多数朋友都觉得是很恩爱的,大大小小的假期一起去旅游,精神层面的沟通也很顺畅,可作者的身体就是无法接受他。作者开始自我激进,不断暗示自己,却事与愿违的从之前的不讨厌,到可以是朋友间的喜欢,最后变成了现在的非常讨厌,每每想到一些细节,比如男人吃饭时发出的声音,男人吻她时的样子,都让她讨厌的无法复加,结局可想而知。两年之后他们进行了一场非常成人化的对话,检讨了彼此在这段感情中的错误,最终又回到了朋友的关系。 




作者以亲身体验得出自己的结论:两个人谈恋爱,乃至于结婚,最重要甚至可以说唯一重要的,就是男女之间的化学反应,互相是不是有那种异性之间的吸引,有没有怦然心动。你爱不爱他,欣不欣赏他,你俩性格合适吗,你跟他在一起开不开心,你喜不喜欢亲他抱他和他做爱?我们的社会现在有一种很畸形的价值观,就是逼着还远远不算大龄的我们结婚,好像只要结婚了,就一切问题都解决。 




这之后,我开始越来越关注自己的感受。 




类似上面的故事,生活里一抓一大把,随时都可能发生在自己、朋友、亲人身上,可我们知道太多道理,却依然处理不好这些关系。渐渐地,我们会觉得疲乏,开始质疑究竟看这么多的道理,是否真的有用呢? 




素黑显然是清醒的,她在自序《修什么行:先回归生活的最基本》里写:文字之外,我更相信回到生活里,才是真正的修行。“修”是修炼,“行“是行动。我希望读者能走出文字,站起来,走出去,贴近生活的真实。 




你不去现实生活中修行,永远只能停留在道理里。   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附上书中自认为有感的话: 




1、其实,大部分人都没有能力去爱,只是想找一个能让自己制造去爱和被爱感觉的对象而已,根本不懂得处理爱这回事,最终只剩伤害和怨怼。(P6) 




2、爱是每个人都需要,但并非与生俱来就懂得适应和管理的心理状态,更多涉及的是多变难测的情绪状态。我们天生需要爱,却未必晓得如何爱、应爱谁。(P7)




3、在不同的时间,各自遇到当时最适合的另一半,结果,大家经历了三五七次恋爱,尝试美好的回忆,试过受伤的经历,总之,大家在成长中爱恋,也在爱恋中成长。(P15) 




4、爱可以很纯粹,不食人间烟火,浪漫得离经叛道,极度深情至死不渝,约定来世再相爱;但相处是包容和沟通的艺术,严格来说是一种技能,需要智慧,还得不断进修。(P17)




5、每个人都有盲点。最大的盲点是维护自己的盲点,否定人家的盲点。结果我们有冲突,积怨气,互相擦伤对方的自我。(P20)




6、你是可以被取代的,这本来就是事实,不管对方有多爱你,不管你们的爱有多深,你和他永远还有其他无尽的选择。因为除爱以外,还有很多东西占据了生命,尤其是吮吸能量的欲望。(P33)




7、恋爱,本来便是去体味人生,从自己在独特的对方身上所投射的欲望,看清楚自己的局限、弱点和人性的真面目,从中学习成长,体验来此生的真实意义,也从付出的过程中,学习自我进步和感恩。(P38)




8、当你阅历深了,你就会明白,每句话都有个限期,而限期不在于时间,在于容受情感的极限。(P72)




9、我们要明白一点: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谁,能改变自己已经很庆幸了,只能先反省自己,看清楚自己的缺点,先改变自己,才有资格和能力改善其他。(P129)




10、无法放下只是习惯,跟爱无关;无法忘记并不等于还有爱,也只是惯性,甚至是惰性,因为你害怕孤独,你害怕自由,无论独立。(P195)




11、通过爱人,我们看到自己,经历悲喜,关照生命,修补今生自我的缺口。恋爱的目的,不外如是,没有秘密,也没有天意。也许,这就是爱的最后的答(P219)




12、我们穷尽一生耗损能量硬拼着去爱、去付出。却不知定心的真正能源在于心的柔软和温度。 超越恐惧的关键是让心变得平静和温柔,而不是寻找更强的力量抗衡它、否定它。这是最大的包容,温柔让我们得到真爱。(P328)






特意把自己關在家修生養性的一個月,我居然「被戀愛」了。對方是一個早早進入社會的年輕生意人。可笑至於,反思自己。確定從未聽說過此人,更不必說接觸。

想來在交朋友方面是過於挑剔的,對事物有自己的判斷標準。許是成長環境的緣故,從小就對「高知」有著崇拜。並且,我不認為高知與私德是割裂的,至少大部分情況下。高知代表著內涵和品味,還有一定數量的財富。

「你看我,看莫奈的畫能看一整天,讀簡·奧斯丁的小說能感動到拿小本在抄一遍」
「他呢,只知道送我包包,能買到的就是幸福,他根本就不懂女人,不懂我。所以,即便他賺再多的錢,土大款一個」

精神上的契合遠比物質的旗鼓相當來的重要許多。不是標榜自己多麼多麼優秀,我從來不這麼認為。熟悉我的人應該都知道,我一直覺得自己提升空間還有很多很多。並且一直再尋求完善自己的方法。婚姻從來不會是雪中送碳,只會是錦上添花。這一點,我再清楚不過。

好在我才二十多歲,路還很長。前幾天還在和爸媽討論說我要去試一試畢業時原本想走的路,並且他們不再反對。而現在,我居然活在了七大姑八大姨結婚生子的美好願景裡。一邊向我確定真實性一邊還在灌輸過了二十五歲嫁不出去的理念。都說給你介紹什麼樣的朋友,你在他心裡就是什麼形象。看來,我要提升的的確不少。

一個人的精彩有趣,總好過兩個人的將就度日。

也许冬天太过漫长,春天要来不来的时候,价值体系又开始崩塌。泰国回来之后,像是阳光下曝晒的蜡烛,一下子软下去。盲目地生活,机械地工作。

“你完全不一样了,阳光、幽默”太多,然后开始膨胀。把某件事当作阶段性成果的检验,结果被虐得体无完肤,连较量和博弈的机会都不吝给予。

一切都是膨胀。什么都是善良的假象。

又遇到一些旧人旧事,好像要把我一直以来逃避的都撕开一般。要在同一个坑里跌倒多少次呢!

可不可以不要总喜欢“斯文败类”。不要总莫名其妙地和水瓶座们去死磕。需要慢慢点燃的人,可能没有展示风趣的机会。

看过听过被洗脑的太多。我只想找个有趣的人一起看世界,可abcde总劝我结婚。一定是疯了,才认真起来。

🔂🎶  — — 《可乐》 赵紫骅

相爱是一场艳遇 伴随着记忆老去

一月二十日,周末,晚睡。意外地在朋友圈见到爸爸写给姆妈的千字长文。怪不得,一向早睡的他们,有点特别。

文字很朴实,说实话,不是十分动人。可还是承载着温暖和力量。25载,比我全部的人生还要恒久的时间;“结婚”,从前觉得俗不可耐的词藻,都真真切切地摆在眼前。

「日子的積累,歲月的流逝,一天天變老,平平淡淡,簡簡單單,才是日子原本的寫照。」

二十几岁的时候,谁都想把日子过得轰轰烈烈,过成一首诗。有大把的光阴去幻想,去追逐...好比那天晚上,我反复播放着欢快的旋律🎶,因为A为了自己艺术创作而开心,是关乎灵魂;因为B在乎自己的小情绪而窃喜,是着眼生活;可偏偏,为了C惴惴不安辗转反侧,是生活和灵魂之外的不切实际。

这么多年带着文艺的标签,想来的确不太懂生活。于是,开始妥协,抛弃一些形而上的东西,和自己说好:做有烟火气息的人。

现在,在几十千米的高空,在飞往异国他乡的客机上,再品读爸爸的文字,忽然明白,生活的魅力,也许是在于不可预知和一些新鲜的刺激。但一切的幸福,似乎都源于具备应对意外的发生的能力,控制情绪,然后,与生活握手言和,与自己还有身边的人和睦相处。

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去流浪,在路上不断与自己磨合,感知到世上不踏实的关系都是对感情的亵渎。完美的关系不只是百转千回的牵肠挂肚,还充满着细水长流的摸爬滚打。

启程前的周末,和故人对坐在古色古香的咖啡馆。不再如一年前一样,需要借助别人的酒和故事去夯实内在的价值体系。庆幸,只一年就学会接纳生活本来的样子。可以「坐在窗边波澜不惊地回忆某个故事,看冬夜灯光下人来人往」,并且不再允许自己成为危险故事中的角色。

兵荒马乱地过了这两年,终于承认所有的自命不凡终究归于平凡。所谓的独特并不比平凡来的独特。

感谢二十多年来爸爸、姆妈的范本式感情给我带来向内生长的力量,漫漫长路上,祝愿自己能够踏实修炼,具备将艳遇转化为细水长流的能力。

爸爸、妈妈,银婚快乐❤️

也借此文,感谢一年多来热心我感情却被我拒于千里之外的甲乙丙丁……我并不是故意驳你们的面子,才每次都不情不愿,丑丑的出现在一些场合。谢谢你们的关心~ 元气少女又回来啦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by 给自己感情放完假的小娴娴

每一次跨年認真許下的願望,都會實現。13年,101的煙火;14年郭靜的演唱會;16年的大西北...


17年,是重新開始的一年,是低谷過後慢慢的重生,願意把過往的痕跡清理乾淨,不斷地摸索和改變,成為現在的樣子。比從前更好的樣子。


收起了文藝,寫不出之前那嚒美的文字,相比多了許多樸實的生活氣息。我用「沈澱」來概括自己的16年,是接受打擊之後的戰戰兢兢。17年的年度詞,想把「隨性」送給自己,能夠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生活,能夠在工作和生活之間游刃有餘。


本來不想弄的像發表獲獎感言一樣,感謝xxx,感謝xxx的。只是,對某些這一年里特別重要的人,到最後,也只能說一句蒼白的感謝。


其实啊,没什么特别的愿望。17年的愿望,那些重要的人已经替我想好了。❤️


愿我,还有“你”,2018遇见的一切都是美好。

“之凡,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?”
“我先生是个很好的人,他真的很好。”

看《前任攻略》三部曲的晚上,都很合时宜地飘着雨。不大,是江南朦朦胧胧的温柔的那种。

明明是无关的场景,《暗恋桃花源》里,江滨柳和云之凡的这两句对话,霸占着观影结束后的空白。

同我一道看过电影的人儿,都知道我泪点奇高。几十部电影中,戳中我的除了《咱们结婚吧》里刘涛拿出小虎鞋求婚的片段,就是《前任》系列了。也许是感同身受,我把第一部罗茜婚礼上的独白反反复复地看了许多遍,一字字都是对过往岁月的拷问。我这里百转千回的热烈,却是你一句轻描淡写的“爱过”。算是得到了一个答案,有所值,又有所不值。 @猎影人 

《再见前任》沿用了孟云和余飞的名字。影片最共鸣的点,莫过于林佳和王梓对视的刹那,一个眼神,道尽了孟云和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故事,是一场无声地厮杀。最后,其实彼此都清楚,谁都赢不了的。

影片的结局也沿用了第一部的主旨:再深的缘分,也抵不过现实的交错。林佳过起了平凡的生活。罗茜嫁给了并没有那么爱的人。

我很想知道,多年后,孟云和生命中错过的每一个女孩重逢,会不会也和江滨柳一样,替自己的遗憾找个出口,问一句:这些年,想过我吗?


# Let the thought go on, coco

爱,没有终点。
,关于家庭,关于死亡,关于爱的故事。终于,在这个午后经历。和日本一系列忧伤的动画不同,Disney即使是谈死亡都是明媚而美好的,是真正的梦和童话。最打动我的,是影片对待死亡的观点:The real death is that no one in the world remembers you.死亡并不可怕,没人惦记才可悲。生命并不流于形式,只要有爱就是永恒。

Remember me before the memory of love disappears, coco.#

囤了一年的书,这个月总算囫囵吞枣地阅读完毕。仿佛在弥补是前阶段的不断输出,然后,采购了近来种草的书。发现自己口味变了,开始研究所谓「关系」。

整理东西翻完了15年的纪录,很欣赏那个时候可以从上帝视角去看待事物。而不是在现在这样每每会听到别人说:和你在一起好像在写诗。


下午的時候,辦公室提到老徐。和黃立行相伴很久,很好地詮釋了相愛就是陪伴,相互習慣了兩個人的相處模式。老徐可以接受黃立行以歐美華裔的方式直接指出他的不足。

然後,矛頭自然轉向我。問我喜歡那種類型。我說,文弱書生吧,比成熟男生更加含蓄委婉。自然,引來一番評論,意思是過日子還是男人味重要,可以撐起一個家。

發了條微博:想找一個可以讓我徹底安靜下來的人。 有人反問我,這樣的人存在嗎?是啊,浮躁的自己憑什麼總是企圖在別人身上找到平衡。

存在啊!

「你看 你現在就是滿嘴的不在乎 其實滿肚子委屈」

梅老師這句話概括得很精準,不管是我現在的感情還是工作。其實很羨慕老徐的果敢,要麼不做,做了就不念叨。





拿了年终奖,恍恍惚惚又來到年關,仿佛上了半年假班。老慣例來點儀式感。

2016之主題詞:沈澱。依然少女氣息很重的我,感謝所有的際遇,有幸成長為現在的樣子。比過去任何時候都喜歡近來的狀態----歷經波折後的若有所悟。

遇見很多不可思議的人事物,在形形色色的博弈中,學著分辨真情或假意,並重新構建了自己的價值體系,雖然依舊沒有非常清晰的規劃和游刃有餘的生存能力。慶幸,所有過程中的自己始終保持柔軟,從未心存怨懟。

那段黯淡無光、狹隘的日子,曾經想按下人生的快進鍵的時日,一度无法坦然接受全部自己的日子,真的就如別人說的那樣,走過來了就是涅槃重生,收穫滿滿。感激所有漫漫長夜裡的相互取暖,還有,雪中送炭的救贖。

新的一年,繼續認真生活,坦诚面对生活,做小隱於火樹銀花的世界的人。